美文

冬天,在南方的艳阳天

字号+ 2016-12-13 pc12.com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在南方偏南的地方,有一尊炉火,烧得正旺,温暖了整个冬天。'...

冬季在湘西的土地上肆意横行,北风愈发的急了,将家的距离越吹越远,连枯黄的草木也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农人还在呓语时,画眉草上已经落满了深夜熬成的霜露,不一会,地平线升起一卷氤氲,像丝絮飘飞,又似流风回雪,旋即又随风散尽。

远处的山还在夜色中若隐若现,点点星光和着屋中漏出的灯光在极力装饰这黯淡而又寂静的夜晚。很快,太阳就会探出橘红的身子,掀开这黑暗,驱散这严寒。

冬天

睡着的人,是看不到这风景的。

山脚下村庄星罗棋布,乡间小路旁农舍没有规则的就地而起,或高或低,或富丽堂皇,或破败不堪,不论怎样,它都是一个家。也许在这个家里面也会有一双老人,拉长的目光静静守着村口,期盼征人归来。

这山,这村,这路,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呢?哦,在外婆的家乡,不就是这番景象吗。外婆,都已经走了一年了,这一年的平行岁月洪流中,征人在此岸,您在彼岸,征人在喧嚣的尘世,您在沉寂的地下。他多想撑一支长篙,穿梭在洪流中打捞出一些美好的记忆,将它们装订成精美的画册,挂在心上。他怕久了,人老了,船老了,渡口也老了,一切慢慢就模糊远去了。

搁浅的记忆里,操劳一生的外婆,看着孩子们长大,孩子们又看着您老去。后来,冬季把您带走了,再没带回来。您送他出门,他却不能送您入土。奈何七尺之躯,许国,难再许家。一声外婆,多么亲切的称呼,如今却无比的悲痛,那曾经甜蜜的呼唤都成了残月下的一枕泪,纵然是杜鹃啼血,也不会再有回应。

草木一秋,人生一世。草木干枯,不会可怜,也不知珍惜,明年暖流滑过南方时,仍会再次唤醒芬芳。而人生一世了了,一切就变了,漂浮不定的旅途中,又少了一个可以落脚的驿站。人生的一卷长路在天边铺展,纵然隔着千山万水,纵是无所停靠,他依旧会思念那遥远的煦暖阳光,怀念那受苦受累一世的老农人。

但,家乡的山应该是没变,俯瞰众生,不打听也不理会家常;家乡的路应该是没变,迎来送往,不喧哗也不祈祷明天;家乡的树应该是没变,遮风蔽雨,不张扬也不渴求回报。只沉默,日日夜夜,与天上的星,与天上的月,看谁先熬老时光。只是那家乡的人,怕是挡不住光阴的力量,任由刻刀沧桑了眼眸,刺弯了脊梁,雕花了鬓角。

冬天

若可以,他希望用尚且算作健壮的身躯,挡一挡这光阴的流氓;若可以,他愿意能够把多出来的年月,赠给一双亲老一些;若可以,他一定会驾着一叶扁舟,摆渡流年。若有若,世间所有的苦难与悲伤就不必逆流成河,所有的恶都可以被擦拭干净。可惜,这世间,没有若。

太阳出来了,炊烟赋予了阳光稻草的气息,但那并不是家乡的味道。家还在南方的黄色里,那里有关于春夏秋冬的故事,有关于生老病死的传说,还有关于儿女情长的童话。那里是根的沃土,是落叶归去的地方。

用不了多久,春风吹来,化成一片绿的海洋。征人也会脱下一身的疲惫,将思念打包好,装进行囊,在明月的指引下,回家。

在南方偏南的地方,有一尊炉火,烧得正旺,温暖了整个冬天。

冬天

本文转载媒体网络与本网无关,不代表本网自身观点与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 实对本文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